第一章 同志的愤怒

嘈杂喧闹的酒吧包间,一群年轻男女围着许家千金——许艺蔚。

红的、白的、啤的、混合的排着队等着灌她,她一律来着不拒,只要端起杯子就是一饮而尽。

“红的?像不像玫瑰花?”许艺蔚姣好的面容笑靥如花,眯起眼睛贴在玻璃杯上,好像真的看见了花似的!

“蔚蔚,你到底喝是不喝呀,要认怂也爽快点儿!”旁边的人有些等不及,戏谑地激了她一下。

用激将法对付许艺蔚绝对百试不爽,“当然喝!”她梗着脖子,一张嘴又是一饮而尽,少许漫出嘴角的红色液体沿着她尖尖的下巴滴到前胸,所有男人的眼睛都直了。

只是美人不自知,放下酒杯豪爽地一抹殷红小嘴,“怎么样?!”

“痛快!”人群中一声赞誉,一杯深水炸弹又推到了她面前。

“不行,人有三急!”许艺蔚捂住肚子,娇俏的瓜子脸已是绯红,眼神带着丝丝缕缕的迷蒙,细白的长腿也有些不听使唤,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还十分豪放地打了个酒嗝,“你…你们先玩,我去洗手间!”

金妃嘴一撇,“蔚蔚,你不是要跑吧?”

今天是金妃特意为了许艺蔚告别单身,才张罗得这场最后的疯狂——单身party夜!来的都是大学相熟的好友,聊得来也放得开,许艺蔚作为今晚的主角,自然是群攻的对象,一杯接一杯被灌了不少酒。

她一巴掌拍到金妃头上,也不理会她嗷嗷直叫,踉跄转身,曲线向前,还不忘放下大话,“就你们几个,姐根本没放在眼里,等我去个洗手间,回来再战。”

身后一片叫好、起哄,看来今晚许艺蔚是铁定要被灌翻了……

许艺蔚说是上洗手间,其实是空腹喝酒太急,胃有点难受了,她捧了冷水拍在脸上,又猛灌了大半瓶矿泉水,这才觉得胃里舒服了一点。

她不紧不慢地洗着手,还想着一会儿回去怎么找金妃他们算账呢,忽然,洗手间外面响起了男人懊恼的声音。

“卧槽,都湿了!”

许艺蔚:“……”好有内容的抱怨!

“怪谁?还不是你!”另一个醇厚低沉的男中音,许艺蔚可是相当熟悉。

苏月瞳?!

怎么是这个抠唆衰男!

许艺蔚顿时来了精神,像是八卦狗仔一般,竖起了灵敏的鼻子,手都来不及擦,直接甩了甩水花就冲出了女洗手间,对面便是男洗手间,只隔了一道不宽的走廊。

果然是他!

要说起许艺蔚怎么会认识苏月瞳,全都是泪!

常泡吧玩耍的都知道,磕碰是在所难免的,可这货居然因为打了他两瓶酒,居然就让她双倍赔偿!之后只要在酒吧偶遇,她都是绕着他走的,生怕再碎个酒、翻个果盘啥的,又来讹上她。

饶是这样,她还是没躲过。就在刚刚,她停车时不小心蹭了他点点车漆,直接就被讹了几百大元!

从没见过这么极品小气的男人!

旁边那位是他形影不离的好兄弟路瑞,讹她的事儿,也有他一份儿,所以许艺蔚对这俩人可说是印象深刻!

此时路瑞英俊的脸正微微俯下来,细碎的发磨蹭着苏月瞳白色的衬衫,手里还拿着帕子在苏月瞳腿以上腰以下的暧昧位置不停动作,而苏月瞳伸出大手握住了他的手,似乎是要阻止,又似乎是想更加贴近。

天哪!这两个人,简直了!

许艺蔚看在眼里,噼里啪啦的一通火花乱闪。

同样英俊帅气的两个男人在洗手间里动作暧昧,而且身上某个部位还都湿湿的。

她惊得长大嘴巴,脚下一个不稳“咚”地靠倒在墙上,听到声音的两个人同时偏头看向她,手里的动作瞬时静止一般地顿住了。

完全就是《春光乍泄》的既视感啊!难怪俩人总是形影不离,原来是一对Gay!

瞬间明了的许艺蔚眼含深意地呵呵一笑,道:“呵呵……我……我只是路过,上个洗手间,你们继续……”

苏月瞳脸色一沉,纤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了阴影一片,更多了几分阴郁之感。

切!再怎么拽,还不就是个变态gay!许艺蔚看着苏月瞳深沉又霸道的样子,心里很是不屑,眼神里的嫌弃尽显无疑。

许艺蔚毫不掩饰的嫌弃,被苏月瞳尽收眼底,他的眸子寒光一闪,正要开腔,却被一旁的路瑞打断。

“嘿,美女!”路瑞嘿嘿傻笑着,眼神涣散地看着许艺蔚,撑着苏月瞳的肩膀摇摇晃晃地直起身,半倚着他。

真是个废柴、猪队友,才灌了几杯猫尿就成孙子了,把酒洒他身上,毁了他的衣服也就算了,还头脑不清,磨磨唧唧非要在卫生间替他擦裤子!

苏月瞳气恼地一把拽过他的胳膊,把他甩到一旁的洗漱台上,让他趴着。

“别自作聪明,你以为你是谁!” 苏月瞳粗着嗓子,低低向许艺蔚吼了一句。

他被许艺蔚含义颇深的眼神气得不清,看见了个什么啊,就一副好像她全部了解的样子,真是愚蠢至极,还可笑不自知!

许艺蔚看着苏月瞳眼里的冷刀子嗖嗖的,简直就像是要杀人灭口一般,“没关系,没关系的。”她好女不跟Gay斗,陪笑道:“你别多想,我不歧视这种情况的。再说都什么年代了,真爱是无敌的,不分国界,当然也无惧性别,嘿嘿……”

苏月瞳的肺直接就炸了,她都胡扯些什么?还真爱无敌?!还不分——性别?!他还从没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

他脸色阴沉,死死瞪着许艺蔚,黑眸深不见底,周身都散发出森冷的危险气息,长腿一迈,就直直逼了过去。

许艺蔚心里一慌,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你……想干什么?”

苏月瞳冷然不语,只是步步逼近,许艺蔚连连后退,后背猛地透心凉,她已退到墙边再退无可退了。

“我告诉你!我朋友都在,你……。”

许艺蔚强装镇定的警告还没说完,唇就被苏月瞳一低头堵得严严实实,熏然的酒气就在两人口齿之间蔓延。

许艺蔚傻呆了,Gay可以这么没节操?!

苏月瞳却在舌尖蓄积了他所有的怒火,粗暴地撬开许艺蔚的贝齿,掠取她的香舌,恨不得将她拆分入骨,分分钟碾压在身下。

终于意识到该奋起反抗的许艺蔚张牙舞爪地踢打,却没能阻止他半分,反而招之更加猛烈的强吻,他直接扣住她的后脑勺,恨不得吸尽她所有!

许艺蔚挣扎得没了力气,无比近距离地看着他,原本棱角分明的脸一下子被放大数倍,真是个龌龊的丑陋Gay!

她的小脸憋得通红,差点就要窒息的时候,苏月瞳才稍稍平息了怒火,松了手,放过了她的唇,却极为色青跟她卖弄了一下风骚,压低声音黯哑道,“我是gay吗?嗯?”

许艺蔚心中忍不住学着金妃的语气骂了一句:卧槽!真他妈恶心!

解释就是掩饰!简直就是欲盖弥彰,分明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再说是不是跟她有毛关系呢?强吻她干什么?!

“神经病啊!”许艺蔚大骂一声,扬手就“啪”地甩了苏月瞳一记响亮的耳光,嫌恶地一抹唇,死命剜了他一眼后才恨恨离开。

苏月瞳懵了,摸着灼痛的脸颊,还真是有点疼,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挨巴掌,而且还是被一个女人打的!

他望着许艺蔚纤细的背影,眼神讳莫如深,嘴角渐渐勾起,这个女人虽然有点辣,但还真有点对他的胃口。

苏月瞳薄唇轻抿,回味着唇齿间残留着的她的气息。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霸道总裁太狂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