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丧子之痛

苏素躺在手术台上。

明晃晃的手术灯刺的她眼睛都睁不开,朦朦胧胧中她只能听到冰冷的机械相撞和医生过于冷凝的嗓音。

“手术刀。”

“镊子。”

“把孩子取出来!”

她想动,想拼命挣扎,可她绝望的发现她的身体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她绝望的盯着刺目的灯光,那冰冷的灯光却仿佛在嗤笑她的愚蠢。

她只是一个孤儿,十六岁进入演艺圈,之后一直在娱乐圈中混迹,凭借自己的努力闯了个二线女星的名头,二十二岁那年她遇到了莫寻。

他是a市,乃至国内鼎鼎大名的连锁医院的老总,刚刚二十八岁,优雅温柔。莫寻第一次见了她就开始疯狂的追求她,而她因为自小的经历,从来也不敢相信有人真心对她好,所以一再的拒绝。

而他却像阳光一样,无孔不入。

她渐渐沦陷,失去了最后的防备,他们偷偷的同居,他从来也不让她避孕,说如果怀了就生下来,会对她跟孩子负责。

她真的以为这辈子碰到了能给她温暖的人。

可是……

她的爱人,她用尽心血去爱的男人,到头来给了她重重一击。

原来他接近她,甚至跟她生孩子,不是因为喜欢她,只是因为她和他爱的女人是亲姐妹。

而那个女人身患白血病,却找不到适合的骨髓做移植,所以在他知道她有个双胞胎姐妹的时候,用尽办法找到了她。但是很可惜,她的骨髓也不能移植给那个女人。所以莫寻就想到了一个办法,接近她,跟她生孩子,为的就是用她孩子的脐带血救那个女人。

莫寻对她百般宠爱,只是为了这一刻。

“苏素,白翎她是你亲妹妹,你应该救她。”

想起进手术室之前莫寻取下温柔的面具,冷硬到不容拒绝的话,苏素惨然一笑。妹妹?她从小被扔进福利院,从哪里冒出来的妹妹?就算是亲妹妹,她们没有一丁点的感情,她又有什么资格要让她的孩子冒着生命危险去救?

可是莫寻多了解她,而她又多愚蠢!她对莫寻没有一点防备,他轻而易举的就控制住她,给她注入了麻醉,让医生把她推进了手术室。

她的孩子才七个月,是不足月的孩子,可现在却要被硬生生的取出来。只因为那个女人病情复发,再不救治就要死。

胸口一阵滔天的恨涌上来,他们凭什么!凭什么这样玩弄她的感情,凭什么这样对她的孩子!

那也是他的孩子啊!

莫寻,你怎么忍心!怎么忍心!

就在这时,耳畔响起孩子微弱的啼哭声。

孩子,她的孩子!

叶挽华用尽浑身的力气想要转头去看,却只能看到医生们朦胧的身形,与此同时,还有他们冷硬的对话。

“孩子取出来了。”

“快!剪脐带,留脐带血。”

又过了几分钟,有护士回答,“好了,现在怎么办?”

“立马把脐带血送出去给白小姐用。”

“那这里呢?”

“把孩子放到保温箱,准备缝合伤口。”

苏素眼眶通红,却干涩的流不出眼泪,她不知道是不是该感谢医生的怜悯,还知道把她的孩子放进保温箱。她的孩子不足月,不放到保温箱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手术室的大门轰然一响,苏素就听到那个男人焦急而愤怒的声音。

“你们还在这里磨蹭什么,翎儿都要不行了,你们现在立马去给翎儿做手术!”

“可是这里……”刚刚剖开的腹部还没有缝合。

“我让你们立马走!”

医生怜悯的看了苏素一眼,却不敢反驳。没有别的原因,这家医院也是莫寻手底下的医院。苏素只觉得一颗心瞬间一疼,直到麻木。眼角一滴泪滑入鬓角。脚步声阵阵,很快手术室里就没有了动静,只有孩子微弱的哭泣声越发的虚弱。

孩子……

她的孩子……

腹部一阵阵的发冷,有浓重的血腥味飘了出来,身下的床单渐渐濡湿,苏素脑子越来越昏沉,她死死的咬住嘴唇让自己保持最后的清醒,用尽浑身的力气挣扎着起身。

看到了。

她看到了她的孩子。

皱巴巴的只有小猫咪一般大小,浑身通红,身上还有没有洗去的血迹,哭的时候小嘴微张,十分可怜。苏素的眼泪瞬间决堤而出。

莫寻!

你怎么这样狠心,这是你的亲生孩子!

麻醉渐渐褪去,腹部没有缝合的伤口疼的她冷汗淋漓,有鲜血不停的溢出来,苏素挣扎着躺在孩子的身边,却惊恐的发现孩子的呼吸越来越微弱。

“来人……来人!救救我的孩子……谁来救救我的孩子……”

“莫寻,这是你的孩子,你快来救救孩子!”

直到嗓子都喊到嘶哑,都没有一个人回应她。

苏素心中一片冰凉。

她忍不住抚上孩子稚嫩的小脸,她甚至不知道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婴儿的皮肤那样嫩,她甚至怕她的手落在孩子的皮肤上会弄伤。

就在苏素绝望的嘶喊中,孩子的声音终于渐渐消散,呼吸也一点点的沉寂了下去,直到身体最后一丝温暖都化为了冰冷。

“为什么……为什么……”

苏素从来没有这么绝望过,也从来都没有在心里这样恨过一个人!如果是因为白翎手术紧急,不给她缝合伤口她没有意见,她从小没有爸妈,早就尝尽了人间冷暖,死了也不会有人心疼。她不是他心尖上的那一个,不救她情有可原!

可是为什么!明明只要他一句话,只要莫寻一句话护士就会把孩子送到保温箱,孩子就能安然无恙,可为什么他连这样的施舍都不愿意给她。

她恨!

她恨呐!

用尽浑身的力气,苏素把孩子揽进自己的怀里,她失血过多此时浑身无力,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她知道自己要不行了。

这个时候就算来了神仙也不可能把她救活。

“呵呵……”

苏素望着身子下雪白的床单渐渐血红,忽然笑出声来,她双眸血红,偏偏脸色雪白,宛若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厉鬼一般。

抱紧了怀中的孩子,腹部的血仿佛没有止境。床单上血色蔓延,渐渐的流到她的全身,湿漉漉的浸湿她的衣服。

她血红着眼睛发誓。

“莫寻,如果有来世,我一定要让你尝尝痛失所爱,骨肉分离的痛苦!”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假戏真爱:总裁爱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