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山中采药人

嗖!嗖!嗖!

无穷无尽的流星划过天际,宛如烟花绽放一般的绚丽。

“唉,流星雨啊,流星雨,真是让你害惨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站在星空下举头遥望,一脸的苦闷。

要不是这场流星雨,他就不会穿越,更不会头疼。他依然还是魔都的那个大学生,顺利毕业,努力工作,用不了多久,就会升职加薪,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多么的惬意。

“万星飞逝,沧澜寂灭。”

“神通遁一,重启帝路。”

就在少年意想之时,每一道流星划过,均是似有似无的响起一道十分飘渺的声音,过了好一会儿,漫天星空再无一颗星辰闪烁,一片死寂。

而那无数道飘渺的声音陡然凝实了一般汇聚成了一个偌大的黑洞,宛如漩涡一般旋转了起来。不知怎的,夜空下的少年突然双膝跪地,抱头惨叫,甚是凄厉。

清晨,一缕阳光斜射进了石屋里,照在了沉睡中的少年身上,陡然少年睁开了眼睛,蹭的一声坐了起来,脸上显过一丝的愁容,却又立刻变得坚毅起来:“可怕的头疼,古怪的噩梦。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既然我还活着,那我就会继续抗争下去。”

他叫林云,是二十一世纪魔都的一个大学生,当然那是以前。因为看了场流星雨,结果就稀里糊涂的穿越到了这个名叫青元大陆的世界,现在乃是落星宗一个微不足道的采药童子,

刚是穿越过来,就附身到了只有六岁的林云身上,怀里抱着还不到一岁的妹妹林晨迷失在荒林之中。就在快要饿死冻死的时候,一位路过的中年人可怜他们兄妹,便是出手救下了他们,并带他们来到了这个名叫落星山脉的地方。

之后的十年,林云和妹妹林晨便是在落星宗安了家。同时林云还拜了这个中年人为师,学了一些采药的本事,靠在落星山脉外围采药养活他和妹妹两人。

“哥哥,哥哥,该起床了。”这时一道十分稚嫩的声音传了过来。

“知道了。”林云微微一笑回应道。

只是简单的用冷水洗了把脸,林云便是出了石屋,而一个十岁大小的女孩双手捧着一张木弓和一些木箭已在屋子外面等着,正是这个世界上与他相依为命的妹妹林晨。

蹭的一声,林云一个跳跃接过林晨递过来的木弓和木箭,嗖嗖嗖几箭毫无间歇的射了出去,准确无误的击中了几十步外的一颗小柳树上,震得柳条左摇右摆。

如此反复了上百次,林云才是停下,而此时林晨又是递过了一柄铁剑。

嗖!嗖!嗖!

林云接过铁剑又是在石屋前的空地上舞动了起来,或如猛虎直扑胸膛,或似猿猴抓击手臂,直到最后一击,宛如长蛇直刺喉咙。

“哥哥好厉害!”林晨站在旁边兴奋的直拍巴掌喊道。

“苦练了十年,箭术和剑法总算是小有所成,应该可以进那万兽山采药了吧。只要有了那株药草,离武者的距离又近了一步,那我和妹妹的命运或许就可以有所改变了。”林云收身站立,抚摸着手中长剑感叹道。

十年前一觉醒来,他和妹妹就是身处荒林之中,阵阵寒风侵袭,尚不足一岁的妹妹冻的差点死掉。虽然最终救活了过来,也是失去了大部分的生机,身体变得十分的孱弱,稍有不慎都有可能毙命。

至于他自己,虽然情况稍好一些,不过也是全身经脉萎缩的只有常人的十分之一粗细,更要命的是他每夜会做噩梦,而且随着梦里那黑洞的不断扩大,头疼也越发的厉害。

这个青元大陆乃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这所谓的强者指的就是武者。武者小则可以依靠吸纳天地元气淬炼己身,大则借助天地元气吞云吐雾,排山倒海。最要紧是可以增寿,修行到极致,据说可以和天地同寿。

如此巨大的诱惑下,林云的内心自然无比渴望着能够成为一个武者。或许成为武者后,就能解开自己头疼的根由了,而且这个世界是个武道昌盛的世界,而强大的武者是无所不能的。

至于妹妹的身体,药草都能调着她的命,若是有大量吸纳了天地元气的元草的话,说不定治好都有可能。

武者,顾名思义就是将天地间的元气引入体内,继而借助天地元气修行,不过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千难万难。正常人都是百才有一可以将天地间的元气引入体内,成为高高在上的武者。就凭林云现在那十分细小的经脉,估计千分之一的概率都没有。

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有一种法阵名为聚元阵,可以将天地间稀薄的元气汇聚起来,在法阵之中开元的成功率自然大大增加。而对于大玄国七大势力之一的落星宗而言,每年都会开启一次,而这就是林云的希望。

日近中午,绵延起伏的一座山峰之中,林云一身粗布衣衫,腿上扎着碎布,脚穿草鞋,背后背着一个大竹篓,一副山间采药童子的打扮,而手间却是紧握着一柄铁剑,剑尖之上滴滴答答的鲜血直流,身后一只只豺、狼、虎、豹斜趟了一路。

顺着山路约是走了一个多时辰,林云才是十分疲惫却又异常兴奋的来到了山峰之巅一处悬崖绝壁之上。

休息了片刻,林云将背上的竹篓放下,取出两根麻绳,十分利索的将麻绳的一端分别绑在了两块牢固的巨石上面,另外一端则是拴在了自己的腰间。

手里攥着麻绳缓缓的松开,双脚踩着绝壁上凸起的乱石,一步三停留,林云缓缓的朝着悬崖下爬去,足足用了半个多时辰,身上的粗布已经完全浸湿了汗水,他才是到了一块足可以站立的巨石上面,而巨石旁边,一珠鲜艳的红色小草正在随风摆动。

“唉,赤红续骨草啊,没想到你今日就要命丧我手,可我不得不摘你啊。有了你,我才能跟金三胖换柄真正的铁弓回来。弯弓加铁剑,在末星山上我才有一争之力。”林云自言自语的感叹了几句,才是伸手将这珠小草轻轻的连根拔起。

就在此时,突然一声凄厉的鹰叫,远处一只足有一丈多长的苍鹰双翅扇动俯冲而来,锋利的鹰爪在阳光的照耀下透着寒光,仿佛只要这鹰爪落在林云身上,便能抓的林云血肉横飞,四分五裂。

林云看了苍鹰一眼,轻蔑一笑,淡淡道:“原来只是一只野兽,倒也不足为虑。”

说罢,林云继续不紧不慢的将药草收好,等到苍鹰离着他只有几丈的时候,才是锵的一声,将那柄铁剑握在了手中。

“去!”

林云大喝一声,手腕猛地用力便是将手中的铁剑投掷了出去。

只听得噗嗤一声,这只俯冲而下的凶猛苍鹰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便是一声惨叫,双翅胡乱的一阵乱扇之后便是直落山涧而去。

就在苍鹰坠落之时,林云再次手腕一抖,那刺入了苍鹰腹部的细长铁剑又是嗖的一声回到了他的手中,却是一根细长的丝线连接着手腕和剑柄。

一剑刺死了一只苍鹰,林云的脸色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在来这万兽山的路上,他一共杀了不下几百只野兽,这只苍鹰的实力只能算是一般而已。

深吸了几口气后,林云便是再次收紧绳子,十分稳健的爬上悬崖,收拾一番,背着竹篓朝着山下而去,一刻也不停留,日照西斜才是回到了落星山脉。

到了落枢山脚下,马上就要到家了,突然一阵噪杂的声音传了过来,似是有什么人在争吵。

林云急忙紧赶几步上前观望,四五个灰布麻衣少年簇拥着一个面容桀骜不逊却是穿着略显华丽的星辰衣袍的少年与另外几十个身背竹筐的采药童子在自己家的石屋前冷冷相对。

这桀骜少年手里提着一柄铁剑指着四周身背竹筐的采药人冷笑道:“从今往后,这落枢山上的采药童子全都归我烈鹰帮管辖,所有采药人必须将采来的药草上交一半,不然,哼哼,后果自负。”

“白风,你还没被我哥哥收拾够吗?竟然还敢来勒索我们?小心再次被打成猪头。”只有十岁的林晨挺着小胸脯站出来冷声道。

“就是!我们这些采药人虽然比不上你们正式弟子,但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等云哥回来,好好收拾他一顿,看那小人得志的样子就恨不得暴揍他一顿。”

四周几十个十几岁的少年顿时站在了林晨的身后,气势汹汹的望着白风及他身后的几人。几十人一下子聚笼在一起形成的小股气势也是让那叫白风身后的几个少年脸色有些难看,有些害怕的将目光投向了他们的老大。

白风毫不在意,嘴角一撇,冷声道:“哼!我现在已经开元成功,是个武者,而且还是落星宗的正式弟子。要是那林云来了,正好让他尝尝我身为武者的威力,非挑了他的手筋脚筋不可。”

说完,白风又是顿了顿,面容狰狞道:“至于你们,等我把林云打成了残废,再慢慢的收拾你们。”

林云闻言急忙穿过人群,站在了白风的跟前,望着有些嚣张的白风冷冷道:“真是恭喜你了!终于不再是凡人中的废物了,而是高高在上的武者中的废物了。”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全能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