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诡异面具

真实新闻一,千年古墓黄金面具睡美人之谜,在内蒙一座千年古墓里,的的确确有着这样一位沉睡了千年,戴着做工精美绝伦面具的“沉睡公主”!

真实新闻二,在1986年之前,这件黄金面具深深掩埋在内蒙古辽通市一处山脉的地底下,安静地在一位契丹公主的脸上覆盖上千年。这位封号为“陈国公主”、18岁就逝世的契丹女子究竟是谁?她去世后为什么要戴着面具沉睡?

种种面具的背后,一定藏着不为人知的诡异面具谜团。

有时候你带的面具,它不一定是面具,很可能是一张血淋淋的人皮!

面具有鬼,鬼藏面具。

我叫叶乐,家里面是做面具的,所以大学毕业,我就来到了面具铺里面接替家里的生意,而事情是从我接到一个电话开始的,我老舅打电话过来了,说在他那里老家古屋的地基上挖到了一个宝贝,叫我老家看看。

来到了江苏车站,就看见了我老舅在车站门口等我。

一看见我,老舅问寒问暖。

这让我有着不习惯,还以为老舅那根筋搭错了,以前老舅从来不会问寒问暖,关心你的时候顶多就说,把衣服多穿点之类的,现在都快超越我老妈了。

来到了老家老屋,我心中就疑惑了,老家老屋好几年不长草了,可今天过来,这老屋的草已经长满了墙角就连家里面的地面也开始长了好多。

我问过我老舅,我老舅也不知道,只说这些草怎么也拔不掉。

我只是疑惑的看着墙角上的野草一眼,便不再理会了,轻笑了一声笑道:“老舅,宝贝呢?”

“就知道你小子耐不住性子。”老舅轻声说道,说完带着我朝着老屋里面走了过去。

我跟在老舅的身后,老舅一进里屋不知道在捣鼓些什么,足足半个时辰老舅才抬起了头,手中拿着一块古老的面具。

这面具还沾有泥土,看起来就是一块破烂铁弄出来的面具,我平时一喜爱收集面具,自然知道老舅给我的面具是什么种类了。

这种面具叫做面罩,又有一种称呼叫做死面,大小与人脸相仿,一种古时候一些少数民族给死人戴在脸上的面具,寓意是保佑死人灵魂不受伤害。

“这么样,这是宝贝吧。”老舅看着我高兴的样子,也跟着轻笑了一声。

我啥也不说,接过了老舅给我的面具,也触碰了老舅的手,突然间感觉手很冰冷,这面具也很冰冷,手和面具的冰凉是一模一样。

拿到了面具,我心中也很是高兴,也没有多想,这种面具已经很少见了,市场也能够卖几十万,吃完了中午饭,跟着老舅告别,自己就朝着店面过去。

在店中我就把面具放在了店里面的中心位置,就拿它来当镇店之宝了。

你还别说,自从把面具放在这在店里,那生意就好了很多,好多人出钱想要买,不过都被我拒绝了。

“老叶,听说你丫的得淘得了一个面具,快给我看看。”老刘还没有走到店面就开始嚷嚷了起来。

老刘也是做面具生意的,跟我一样也是面具爱好者,自从得到了这个面具,我也没少显摆,这家伙知道也是正常。

“自己看,这可是好家伙。”我轻笑道。

老刘也没有客气,看了一眼就看中面具,和老刘的过来的还有一个女孩,女孩长得还算水灵。

这女孩一看见店里面的面具,啥也不说直接走到了面具旁边,伸出手把面具带在了脸上。

这一戴,我心中不舒服了,有些宝贝是碰不得的。

还没有等这个女孩戴多久,我立刻走上前把女孩戴的面具给拉扯下来,“老刘,你带来的人就这么没有礼貌,一进来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戴我的面具。”

老刘只是对着我抱歉的笑了笑,倒是那个女孩的样子,有些嗤之以鼻,“不就是个破烂货吗?至于吗?”

我心中一阵恼怒,也不再跟这个女孩说些什么,直接让她离开我的店铺。

临走的时候,老刘给替那个女孩跟我一阵道歉。

到了第二天早上,突然间老刘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那个女孩死了。

我刚开始还问是那个女孩,最后老刘才跟我解释说道是昨天带过来的女孩死了。

我还以为老刘跟我开玩笑,一时间也没有多大的注意,不过越听老刘口中的严肃,我相信了一点,只不过相信了一小半而已。

老刘说那个女的死相极其凄惨,整张脸皮仿佛是被人给割下来一样,脸皮都不见了,见的只剩下脸上的肉了和骨头了。

老刘还说很有可能跟我店里面的死面有关系。

我这一听,心中可不舒服了,这怎么可能呢?才戴了一会脸就不在了,你以为这是在写灵异小说呢。而且这面具一直待在店里面,一直都是平安无事。

老刘还叫我早点把这面具拿走,说这面具是个脏东西。

我可不相信老刘的话,心中认定老刘是嫉妒我,毕竟这种面具少说也是几十万啊,而且自从把这个面具摆放在店里面,不知给我招来多少生意,有些人就是冲这个面具来的,反而是老刘的面具铺人越来越少。

老刘带过来的那个女孩,我是知道的,是一个大学生,平时的喜欢收集这些东西。

刚吃了晚饭看了一会电视,就听见砰砰砰的敲门声。

我朝着门走了过去,走到了门边,我还用猫眼透过去看着门边,这一看,我心中就乐了。

在我门边的就是昨天老刘带过来的大学女学生。

老刘说这个女学生死了,我心中也是一片无语,要是死了,我门边的女人是谁?

我想也没有想急忙把门给打开,还没等说话,那女大学生就扑了过来,把我扑到在地。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就闻到了这女人身上有很大的酒味,刚想站起来,就感觉嘴边传来了一阵柔软,和一股让人忘记不了的香味,但在她的身体上我感觉到了,她身体上很是冰凉,这股冰凉感让我想起了老舅的手跟这女人一样冰凉。

这让我大脑翁的一声,紧接着这女人把身上的衣服都给脱了一个干净。

这女人就像一只凶猛的饿狼……

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一点多钟了,看着自己躺在床上,回想起昨晚上的那一次癫狂。

我心中轻笑了一声,没有想到那女人功夫这么好。

一看床头,发现那大学生不见了。

我心中一凝,急忙朝着四周看了看,确定那个女人走了。

这下让我有些莫名其妙,这女人玩一夜情啊。

刚开始我还以为这女人玩仙人跳,我这下让我想错了。

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我急忙站起来身来,忘记自己没有那个女人联系方式。

我可不是不负责人的男人,虽然知道那个女的是一个女大学生,其他的我都不知道。

我回来到了老刘家,在他家的门铃上轻轻按了按。

过了一会,老刘就打开了门。

“老刘把你昨天带过来的女大学生联系方式给我呗。”看着老刘我轻声说道。

“你神经病啊,那女的都死两天了,你要她电话号码干嘛,再说了死人的电话我也没有啊。”老刘脸上浮现出莫名其妙。

“死了两天了?行了,你别逗我了。”听着老刘的话,我心中忍不住笑了笑,认为这家伙在跟我开玩笑呢?

“谁逗你了,你过来我给你看。”老刘眉头一皱,把我拉到了家里面。

屁股刚坐热,老刘就提给了我一张报纸,“好好看看吧,我没骗你,你家的那个玩意真的是脏东西。”

我顺着报纸上看了过去,这一看,我的后背刷刷冒出了一阵冷汗,一股凉嗖嗖的凉气蔓延到我的心底。

在报纸上说了一个女大学生,在家离奇死亡,脸上皮被剥开,在脸上都清晰可以看见血淋淋的骨头。

而这个女人正是昨晚和我嘿咻的女人。

我心中害怕的惊声叫了一声,急忙把报纸扔在了地上,额头上的冷汗不停的冒出来。

“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我实在不敢相信,昨晚还在一起呢,怎么可能死了两天了。

“怎么样相信了吧。”老刘看见我这个样子急忙走过来说道。

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老刘,老刘刚开始很不相信的看着我,不过看着我严肃的表情,老刘才稍微的相信。

“你快点把那个面具给扔了吧,万一出了点什么事,可有你哭的时候。”老刘急声道。

我点了点头,心中暗感不妙,啥也不说就朝着面具铺走了过去。

走到了面具铺上,我发现摆放着面具的竟然不见了……

这让我惊出了一身冷汗,我明明记得我是把面具放在这里的,这怎么可能不见了。

我心中惊慌的找一下家里面,那面具就像长翅膀一样不翼而飞了。

这让我心中紧张起来,急忙打电话给我老舅。

老舅的电话很快接通了,我心中松了一口气,把我经过的时候告诉了我老舅。

可电话那边一头雾水,我老舅竟然说他那天没有带我去要什么面具,他一直在家里面陪他闺女。

听见老舅的话,我仿佛被晴天霹雳一样,这个时候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感觉后背凉嗖嗖的直发凉……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人皮面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