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被结婚

“有没有女朋友?”

“没有。”

“身体可有隐疾?”

“我……健康着呢!”

“很好!有柳家先祖见证,拜堂什么的都省了,直接洞房吧!”

……

柳家祠堂内,阔别老家七年,刚回来就被五花大绑的柳飞正在接受着一场让人啼笑皆非的盘问,盘问者是柳家村一霸,柳天霸。

柳飞本来还以为他会翻翻陈年旧账,显显财主威风呢,谁曾想竟然是要把他女儿嫁给他,而且还要直接入洞房!

柳飞不禁疾呼,才特么七年啊,要不要开放到这种程度?这还是七年前的那个与世隔绝,封建保守的柳家村吗?

现在这社会虽然很开放,但是婚姻大事岂能如此儿戏,这整得简直比约炮还简单!

柳飞越想越觉得凌乱,正准备说话,一直低头捏着裙角的柳玉莲满脸通红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说不尽的羞涩。

没错,按照柳天霸的说法,她现在已经是他的老婆了。

她凤眉大眼、腿长腰细、身段虽瘦削匀称,但该有料的地方还是盈丰十足,绝对属于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的大美女,堪称柳家村村花。

按理说就这么白捡了一个俊媳妇,而且她家还是柳家村最有钱的,柳飞做梦都会笑醒,但是他也不傻啊,祠堂外围观的很多村民不是在幸灾乐祸,就是在为他祈祷呢,白痴也能看出来这绝对有问题……

“都瞎嘀咕什么呢?我柳天霸招了一个这么好的女婿,你们眼红啊?都他娘的把嘴都给我管好了,立即滚!”

说完,他怒目圆睁,一拳砸在案子上,只听“噗通”一声,案子竟然碎裂在地,祠堂外的所有村民一哄而散。

发现柳飞哆嗦了一下,柳天霸连忙解释道:“这什么破玩意,腐得不成样子了,改天买新的!好了,送入洞房!”

他将手一摆,几个大汉也不管柳飞愿不愿意,将他一抬,送到柳玉莲的闺房。

这情形让柳飞忽然想起了“河伯娶妻”的典故,不过这角色完全颠倒了。咱一个大老爷们竟然在等“媳妇”宠幸……

“吱呀!”

也没等多久,换了一身红色修身高叉旗袍的柳玉莲满脸娇羞地走了进来,然后冲着柳飞妩媚一笑,轻轻地把门一关,举止之间满是风情。

望着她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段和随袍摇曳的两条大美腿,柳飞吞了一口唾沫,咧嘴一笑道:“莲妹子,七年不见,你真是越发得水灵了,不过这是要闹哪一出?”

柳玉莲抿了抿小嘴,走到他面前,近距离地观察了一下他那白色汗衫下健硕的胸膛后,直接摸了一把,嗲里嗲气地道:“飞哥哥,你的身材真好!”

柳飞被嗲得两腿都软了,干笑道:“莲妹子,你耍流氓啊!”

“我就是耍流氓了,我就是耍流氓了……”

柳玉莲凑头亲了他一口后,一边把他往床边推,一边秋波频送,异常的主动。

柳飞侧头向后看了一眼,见一米之外便是床了,赶紧道:“莲妹子,咱都七年没见了,怎么着也得好好说说话啊,而且这大白天的做这事,他丫的完全没情调啊!”

柳玉莲用力推了他一把,娇嗔道:“装!你就可劲地装吧!人家都主动成这样了,你还想咋样?”

柳飞一阵暴汗道:“我真没装,我只是觉得这也太儿戏了。”

“儿戏?”柳玉莲凤眉微弯道:“那行,咱就好好地说道说道。”

“小时候口口声声说要娶我当老婆的人是不是你?”

“呃……”

“十年前偷看我洗澡的人是不是你?”

“这个……”

“七年前色胆包天夺走我初吻的人是不是你?”

“咳……”

柳飞差点被噎死,这丫头记得也太清楚了吧?这么久的陈年往事都能被她给翻出来。

但是谁没有年少犯浑的时候,这都多少年了,拿这些作为他们俩结婚的理由,这不是纯属扯淡吗?

他微微一笑道:“你我早非少年,这些都是过去式了,在我印象中,你不是这样的人,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告诉我,看在咱们昔日‘地下交情’的份上,我可以帮你。”

“噗!”

听到“地下交情”这四个字,柳玉莲忍不住笑了,谁能想到七年前她老爸还各种不让他们俩厮混在一起呢,七年后,竟然是急着送他们入洞房,够戏剧!

她抚了抚乱颤的胸口,莞尔一笑道:“这可是你说的,我的困难就是迫切需要一个老公,所以……”

话还没说完呢,她就将整个身体贴向了柳飞,柳飞侧闪了一下道:“你这样的白富美还会缺老公?开什么国际玩笑?说实话!”

柳玉莲白了他一眼道:“我爷爷病重,给他冲喜,这下满意了吧?”

“冲喜?冲喜不都是要敲锣打鼓,热热闹闹地办吗?这搞得像是山贼抢媳妇,额……我呸,是抢女婿似的!所以你骗谁呢?莲妹子,你可是黄花大闺女啊,别整得……”

“你!”

柳玉莲突然脸色大变,怒指着他道:“温柔体贴,好说歹说你不受用是吧?你就这么嫌弃我是吧?行,这可是你逼我的!”

也不知道是怎么触犯了她的逆鳞,柳玉莲瞬间变成了母老虎,捏了捏咯吱作响的拳头后,飞身一扑,直接把他给扑倒在了床上,然后全然不顾他还被五花大绑着呢,发了疯似的去撕他的衣服,俨然是要霸王硬上弓……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村里扛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