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委屈

“诚,我…我今天好看吗?”叶萱半跪在鹅绒被铺盖着的大床上,她穿着兔女郎的情趣内衣,极少的布料勾勒出她玲珑的身段,以及那呼之欲出的丰满。

她微垂着亮晶晶的眼眸,脸颊像是蜜桃般粉嫩中带着羞涩。

“好看。”唐加诚俊秀的脸死死的盯着手机,敷衍道。

今天是他们结婚一周年,闺蜜齐小蔓告诉叶萱,男人都喜欢这种小情调。叶萱大着胆子伸出似藕节一般白嫩的手臂勾住了唐加诚的脖子,掰过他俊美的脸,正视自己。

“萱萱,别闹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呢。”唐加诚看了一眼叶萱胸前的沟壑,眼里有暗芒闪烁,将她挂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拉了下来,把她塞到了被窝里,顺手关掉了房间里的灯,把手机塞到了枕头下面,一气呵成。

轻微的啜泣声在被窝下面窸窸窣窣的响起,叶萱委屈落泪,究竟是她哪里不好,结婚一年了,唐加诚从来没碰过她。

她到现在都是个处女!

这件事几乎让她难以启齿,甚至连闺蜜齐小蔓都不知道,以为他们夫妻只是性生活不和谐,到现在都没有孩子,而婆婆又拼命催生,一系列的压力终于让叶萱崩溃的大哭。

“呜呜呜……”

“怎么好好的哭了,妈在隔壁呢,小声点,别让她听见,有什么委屈告诉老公。”唐加诚心头一慌,把叶萱搂入了怀中,低声的安慰着。

“你是不是不爱我?”呢哝的鼻音带着不确定的责问,叶萱吸了一下鼻子。

“胡说什么呢,我除了你可没有别的女人,天地良心!”唐加诚刮了刮叶萱的鼻子,一副宠溺的样子。

叶萱趁机将自己光洁的大腿缠在了唐加诚的腿上,学习视频中那些性感妖娆的女人的模样,一下又一下的在他的腿上蹭着,嫩若细笋的指尖在他宽阔的胸膛上画着圈圈,嘤咛道:“那你能不能让我成为你真正的女人?”

唐加诚身体猛然一抖,见鬼似的一下子把叶萱给推开。

“老公……”叶萱哽咽,身体僵硬。

他就这么讨厌自己的触碰!

交往了半年,他不碰自己,叶萱觉得他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直到结婚他还是不碰自己,叶萱心底所有的怀疑都像雨后春笋般钻了出来。

唐加诚深呼吸几口,黑暗中他看不清叶萱的脸但是知道她在哭,他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愧疚,平复心情之后又把叶萱拥入了怀中。

“你是不是……不,不行,我们可以去看医生,早点……早点把病治好,然后让妈抱上孙子。”叶萱箍着他的腰,很认真的说着,就算他不行她也不会嫌弃他的。

唐加诚一听反而笑了,用微微长出的胡茬碰了碰叶萱的额头,笑道:“你在咒你老公嘛,你可以摸一下,就一下。”

他拉着叶萱的手,往他的下面触碰了一下,炙热的温度隔着布料都能感觉到,叶萱突然面红耳赤,她还来不及做什么,手就被迫离开那处。

就这一下,已经让唐加诚背后冷汗淋漓了,同时他也强忍住胃里的翻涌,不让自己露出丁点破绽。

“好了,我的老婆这么迷人,我怕拥有你之后就不务正业了,我先得打拼事业。”唐加诚说出一贯的理由。

黑夜中,叶萱的眼神黯了黯,似萤火熄了光芒。

“可是公司规模已经不小了……”许久,她幽幽的开口。

唐加诚没有回应,他已经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沉沉的睡去了。

清晨的阳光从窗框中散漫进来,撒在叶萱的脸上,床边的人早就空无身影,叶萱伸手摸了摸,有些凉。

“叩叩——,萱萱,起床了吗?”叶萱的婆婆何秀兰在门外敲了三下算是提醒,之后直接推门就进来了。

叶萱如受惊的兔子似的钻到被窝里,她穿的还是昨晚的轻薄的兔女郎装束,千万不能被婆婆看到,否则羞死人了。

何秀兰看着叶萱鹌鹑似的样子,皱了皱眉头。

果然是一股小家子气,想着儿子喜欢也就算了,谁知道嫁进来一年,还没让她抱上孙子,是只母鸡都该下蛋了!

她极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挤出一个柔和的表情说道:“午饭做好了,快出来按时吃饭,养好身体。”

对于婆婆的关心,叶萱更是感激涕零,嫁给唐加诚一年,不仅不用出去工作,还要婆婆喊吃饭,真是让她羞愧。

何秀兰走出房门之后,叶萱就匆忙的蹿下床,换上了普通的朴素的家居服,那套兔女郎的衣服也被她压在了箱底,带着一抹遗憾。

饭桌上。

两荤两素一汤,一只老母鸡炖的肥油汤,汤底浑浊的看不出原本的颜色,何秀兰给叶萱盛了满满一碗,“别都吃些青菜叶儿,喝鸡汤,我在里面加了很多大补的药材。”

这种补药似乎已经成了一日三餐的规矩。

为了让何秀兰安心,也为了替丈夫瞒住夫妇没有性生活的事情,叶萱捏着鼻子就给自己灌了下去。

苦涩的草药混合着鸡汤的油腻,在胃里涌动着。

叶萱夹了一筷子青菜嚼了,才强压住了这种恶心的感觉,想到每回夜里唐加诚早早的安睡坚决不碰自己一下,她眼眶里就染了泪水。

“怎么了,是不是妈让你吃这些补药你不乐意了!”何秀兰把筷子往瓷碗上一放,和善的脸色再也乔装不住了,她叶萱就吃点难吃的就摆出一副死相,而自己月月盼孙子,月月失落的心情又有谁能懂!

“妈,我这是感动的……”叶萱揩去眼角的泪花。

“这就好,做女人的,生儿育女就是本分。”何秀兰努力的给叶萱洗脑,一边说着起身从一个小盒子里拿了一张符纸。

叶萱亲眼看着婆婆把符纸烧在了水杯中,泡成了茶水递到她的眼前。

“喝了!”习惯性的命令。

“妈,这符水不能乱喝的,咱们要讲科学。”叶萱惊惧的看着何秀兰,她的婆婆是个高中教师,竟然也会做这种迷信的事。

“讲科学,我们讲了一年科学妈也没抱上孙子!隔壁王大娘一道符下去,她媳妇儿就怀孕了,萱萱,有些事我们宁可信其有。”何秀兰目光殷切,语气带着苛责。

叶萱嘴角泛苦。

她还是个处女,就是把庙里所有的符都给她拿来炒菜吃了,她也没办法生个孩子出来!

返回

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那年爱情姗姗来